<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

2021-09-26 15:49 來源:福建炎黃縱橫 作者:張建光 張曉平


武 夷 紅

張建光  張曉平

 

進入武夷山,印象最深的是碧水環繞的座座山峰,紅崖丹壁,縱橫東西,突兀崢嶸,大塊寫意。中生代白堊紀初,東南沿海發生了強烈燕山構造運動,太平洋板塊和歐洲的沉積巖抬升隆起便有了今日武夷三十六峰、七十二洞和九十九巖。更為奇特的是沉積巖里赤鐵礦在干熱的條件下,氧化成紅色或紫紅色的紅層。這樣的地貌,中國科學家發明了一個被世界認可的概念 —丹霞地質。在全國發現的 520余處丹霞山巖中,武夷山屬于發育最完整、最典型且最有觀賞價值的成熟地帶。

武夷紅橫空出世!愈經風雨,愈深沉莊重,變得絳紅、紫紅,以致黑紅。像無數面迎風招展的旗幟,高懸在拔地而起的危崖高標上;像紛至沓來的紅星,閃耀在翠綠欲滴的世界;像汩汩不息的泉流,在人們的血管中奔涌;像凝固了的太陽記憶光盤,一旦開啟,塵封許久充滿鐵血的故事便會四射開來。

是的,武夷山是紅色革命圣地。丹山如血 —武夷丹山赤石是志士先烈的鮮血染成。在武夷山洋莊張山頭,崇山峻嶺之間,近年老鄉發現一處紅軍墓葬群,那里曾經是閩北紅軍醫院、中共閩北分區委和閩北紅軍獨立團駐地,1343座無名紅軍墓裝點著少量青磚碎石,紅軍將士的鮮血已經深深浸入地下的泥土。張山頭不過是武夷山紅色文化的一個山頭。整個新民主革命,1.2萬余名武夷兒女參加紅軍游擊戰,血濺沙場,有名有姓被定為革命烈士的 2838人。新中國成立初全市有老紅軍、老游擊隊員、老戰士、老蘇區干部、老接頭戶1743名。全市革命時期被毀滅的村莊 549個,民房 8.44萬間,1.19萬戶人家成為絕戶。蘇維埃時期全市人口 14.4萬人,到新中國成立前夕僅剩下區區 6.9萬人。

然而,2009年以前,武夷山仍未被中央認定為中央蘇區。個中原因眾說紛紜。人們回過頭來,重新審視這方山水,一片燦爛的武夷紅讓世人景仰稱嘆。


紅色遺址

 

項南

武夷武夷,天下稱奇。

大安大安,永志勿忘。

赤石赤石,人生價值。

崇安崇安,無限風光!

 

縱橫俯仰武夷山,紅色遺址星羅棋布。從歷史縱向看,武夷山星火燎原,紅旗不倒;從地理橫向看,東西南北中,武夷山全域一片紅。進入武夷山東部,上梅暴動遺址如今已成為革命圣地,瞻仰者來到崇安民眾局舊址、烈士徐履峻犧牲處、上梅暴動紀念亭前,感受著濃厚的紅色氣息和戰爭年代的革命傳奇。20世紀 20年代,紅色武夷風起云涌。1927年 7月,武夷山的共產黨組織 —中共崇安特別支部成立,直接隸屬中共中央。次年 9月,發動著名的福建五大農民暴動之一的上梅暴動,打響了閩北革命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這是閩北革命歷史上第一次有綱領、有組織、有準備的武裝行動。民眾武裝令人鼓舞地發展壯大成16支隊伍,直接催生了崇安浦城閩北紅軍 —中國工農紅軍第 55團的誕生。

在武夷山北部,嵐谷鄉紅色遺址眾多,網山炮臺、閩贛省委舊址、中共閩北特委舊址、紅軍廣場、紅軍兵工廠、解放大軍入關舊址等都引人矚目。佇立在紅 55團雕像前,耳邊仿佛響起陣陣槍炮聲、軍號聲和沖鋒吶喊聲,新四軍第五團“繁昌對日作戰”“血戰東流山”“皖南事變軍部保衛戰”的畫面栩栩如生地再現。

20世紀 30年代,武夷革命高潮迭起。閩北分區委成立,閩北分區蘇維埃政府成立。地處武夷山西北部的大安閩北蘇區首府名震天下,這里黨政軍和群團機關一應俱全,黨校、軍校、學校、紅色醫院、印刷廠、銀行、商店分布周邊,還有紅軍街、紅軍禮堂、紅軍地道等,珍貴的歷史遺存和歷史文獻令人嘆為觀止。走進閩贛省委所在地坑口村,1931年紅十軍刷寫的“中國紅軍萬歲”標語仍然醒人眼目,坑口紀念館里講解員介紹方志敏紅十軍入閩、粟裕紅軍挺進師與閩北紅軍會師的故事,再一次令人震撼!

英姿勃發的方志敏同志率領紅十軍會師武夷山,武夷山迎來了第一次解放,紅色蘇維埃覆蓋全部縣城。1933年 4月,閩北蘇區納入中央蘇區閩贛省,成為中央蘇區組成部分。經過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閩北紅軍高歌奔赴抗日前線。1938年 6月,中共閩浙贛特委與閩東特委合并組成中共福建省委(后閩中黨組織加入),省委機關就設在武夷山坑口村頭村,武夷山成為福建抗戰大本營的“紅色都城”。福建省委在此舉辦過 4期干部培訓班,中共七大福建代表團在此產生并前往延安,臺灣抗日義勇軍和少年團就是從這里出發奔赴抗日前線殺敵報國。

在武夷山南部,赤石暴動紀念館里新四軍戰士雕像和女戰士雕像打動人心,與崇陽溪畔的赤石渡口、虎山廟大屠殺舊址、赤石烈士園等遺址遙相呼應,生動詮釋浴血赤石的歷史,銘刻著 73位烈士不屈不撓、不怕犧牲的革命印記。20世紀 40年代,紅色武夷可歌可泣?!巴钅鲜伦儭敝?,閩北兒女誓死保衛軍部、保衛軍長葉挺,拼盡最后一顆子彈,流盡最后一滴血,大多數同志壯烈犧牲!“皖南事變”后,關押在江西上饒集中營的新四軍被轉移,途經武夷山赤石村,第六中隊秘密黨組織成功舉行軍事暴動,史稱“赤石暴動”,成為抗日戰爭重大歷史事件之一。

誰能想到喧鬧的武夷山城市中央地帶,坐落著蔥蘢樹木掩映的列寧公園。進入一座青石牌坊,便可見花崗石的火炬,那是本地特有的武夷紅石質,在人們面前熊熊燃燒。駐足抬眼東望,但見老一輩革命家朱德、陳毅和葉飛所題烈士紀念碑直指藍天,傲視蒼穹。環顧四周,松柏掩映中粟裕將軍的骨灰安放在古樹名木老樟樹近旁。公園最深處就是閩北革命紀念館,那里聚集了閩北 10多萬平方公里數十年的紅色風暴,無不喚醒人們“國際悲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的歷史記憶。圣道朝天,沿著公園的中軸線走下去,將走進一個神圣殿堂!

紅色政權

本縣蘇維埃政權與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有隸屬關系,蘇維埃政權管轄面積是本縣面積的一半以上,蘇維埃政權堅持斗爭需半年以上。

——評定中央蘇區的三個基本條件

對于武夷山提出申報中央蘇區,中央和地方黨史研究室及黨史專家高度重視。經過黨史專家研究論證,武夷山完全符合中央蘇區的條件,是毛澤東所稱道的“方志敏式”革命根據地的一部分。

從紅色政權隸屬關系看,1930年 5月,以崇安為中心的閩北革命根據地建成,擁有中共閩北分區委、閩北分區革命委員會、閩北分區軍事委員會、共青團閩北分區委、閩北分區蘇維埃政府等組織。崇安蘇區先后隸屬閩北特委、贛東北特委、贛東北省、閩浙贛省。1933年 4月 26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人民委員會在瑞金召開第 40次常委會,決定將閩北蘇區和相連 7縣以至信托兩河一帶劃歸閩贛省,成立閩贛省革命委員會。從時間看,黨史專家收集 300多篇歷史文獻,大量史實證明崇安蘇區進入中央蘇區閩贛省的時間始于 1933年 5月,止于 1934年 9月,達 16個月以上。從管轄面積看,1932年崇安蘇區全面鼎盛時期,蘇維埃政權遍布全縣,境內先后建立了 2個地區級、3個縣級、18個區級和 234個鄉村級蘇維埃政權。

不僅如此,武夷山還是閩北蘇區中建立政權最早、地域最廣、犧牲最多、貢獻最大的蘇區。紅旗飄飄,革命之根深植武夷紅土地,打上深刻烙印,具有鮮明特征。

第一,特別講政治。武夷山黨組織直承中央,福建最早的共產黨支部之一中共崇安特別支部成立時,就是由中央指派中共中央常委會和政治局會議秘書陳昭禮到武夷山指導建設的。毛澤東同志提出“槍桿子里出政權”著名論斷,武夷山發動了以上梅為中心的崇浦農民武裝暴動,隨后成立的中國工農紅軍第55團、紅軍教導團,遵循毛澤東同志的建軍宗旨和原則,開辟出蘇維埃根據地。方志敏同志兩次親自指揮紅十軍入閩作戰,武夷山成為主戰場。盡管武夷蘇區紅色政權隸屬關系數度變更,有時歸閩贛省委,有時同閩東特委合并屬福建省委,但武夷山同志每次都堅決服從中央決定,沒有任何的怨言與雜音。

第二,特別講民主。蘇區民主包含民生、民本、民眾主義等多重含義。徐履峻首創將農會改成“民眾局”為民眾打天下。崇安蘇區開展的土地革命是一場翻天覆地的偉大變革,分配土地約 40萬畝,近 15萬人分得土地。蘇區在革命的同時大力發展生產,農業生產力得到大幅度釋放,耕田種地只爭朝夕。工業也突飛猛進,凡成立縣一級紅色政權的地方,都開辦了農具、茶葉、硝鹽、制革、被服、造紙、印刷等工廠。崇安甚至設立了自己的金融機構,蘇區銀行為軍民提供存貸款業務。毛澤東同志在中央蘇維埃政府第二次大會所做報告

《關心群眾生活,注重工作方法》中,表揚閩贛蘇區糧食產量增長兩成?!敖夥艆^的天是明朗的天”,分田得地的崇安蘇區人民第一次有了自己文化精神上的滿足。列寧小學、紅旗小學、列寧師范學校里傳出百姓陌生而親切的讀書聲。閩北工農劇社的演出熱火朝天,農民百姓成了精神文化的創造者,4年群眾創作的歌曲多達 300余首。紅場體育場設跑道、球場、觀禮臺,一次運動會參加群眾有 2000多人。蘇區的婚姻讓人耳目一新,千百年來的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不管用了,全都由青年男女自愿自由結合,蘇區群眾整個身心都從黑暗如山的封建枷鎖中解放出來。

第三,特別講奉獻。武夷山是紅軍和新四軍的兵源地,方志敏組建紅十軍時,崇安紅軍 1500多人赴贛東北編入紅十軍;中央蘇區閩贛省組建紅七軍團時,以崇安紅軍為主的閩北紅軍獨立師 1800多人被編入 21師 58團,三年游擊戰時期崇安紅軍發展到 6個縱隊 3000人??箲饡r期閩北紅軍改編成新四軍第 3支隊 5團,計 1600人。崇安蘇區為中央蘇區提供了大量財力物力支持,僅 1933年底就認購公債 10萬元。武夷山蘇區犧牲也是最大的,從蘇維埃時期到新中國成立前夕,武夷山人口銳減 7.5萬人,大多數人為革命斗爭光榮犧牲。

 

紅色領袖

 

毛澤東《如夢令·元旦》

寧化、清流、歸化,

路隘林深苔滑。

今日向何方,

直指武夷山下。

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

  

    武夷山有幸,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袖精英幾乎都與這方山水有過交集。朱德同志親臨此地,為列寧公園閩北革命烈士紀念碑題字;鄧小平同志為保護武夷山水做出過重要批示;李先念同志指示武夷山“山不能破壞,水不能污染”;彭真同志親筆揮毫“星火千古耀崇安”;方志敏兩次率領紅十軍馳騁武夷山大地;而黃道、粟裕將自己骨殖和骨灰永久留在了武夷山……

關于武夷山與紅色領袖之間的歷史關聯,人們最關心的是毛澤東同志有否來過武夷山?有人說他秘密來過,所以才有了《如夢令·元旦》一詞;有人說他只是跨過武夷山脈,并未踏入現在武夷山的地域。

20世紀 20年代末的冬天,中國革命正行進在山復林深的閩贛古道上。南方陰雨連綿,一路泥濘。毛澤東同志站在深深密林山徑轉彎一塊巉石處,他的眼光越過千層山巒,山林間響起蒼涼的湖湘口音:“寧化、清流、歸化,路隘林深苔滑……”

轟轟烈烈的大革命形勢因“四一二”蔣介石的槍聲急轉直下,中國革命處在緊要關頭。毛澤東以一位革命者的政治勇氣和洞察古今中外的如炬目光,探索中國革命的道路問題,“槍桿子里出政權”,他提出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思想?!扒锸諘r節暮云愁,霹靂一聲暴動?!泵珴蓶|把紅旗打到了井岡山上,成立了中國共產黨堂堂正正的軍隊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他在探索,理論來源于實踐,更要在實踐中不斷驗證和推進。

山路越來越險峻,天空中漸漸飄起南國的雪花,霧上來了,幾步之外看不見樹影人形,閩贛多有的松柏似乎也失去了青翠。毛澤東的心情是凝重的。不完全在于軍情緊迫。井岡山根據地建而復失,閩、粵、贛三省敵人向閩西發動新一輪“會剿”,紅四軍為了保衛閩西而離開閩西,此行兵分兩路,轉戰贛南能否順利會師尚不得而知。事實上他有更痛苦揪心的事,黨內志同道合同志之間存在認識分歧是正常的,但他不能容忍單純軍事觀點、極端民主化、流寇主義等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不能容忍中央派來代表的不正確主張,不能容忍紅四軍代表會議未能將正確路線寫進決議。他甚至一度離開了紅四軍領導位置。中國革命就像腳下的山路又走到了一個轉彎處:今日向何方?

好在 1929年 7月下旬,陳毅同志到上海向黨中央如實匯報紅四軍情況,中央政治局成立三人委員會專門解決紅四軍問題。著名的“九月來信”充分肯定他的路線正確,要求他仍回前委工作。年底彪炳史冊的古田會議召開,第一次以黨的決議的形式明確無產階級政黨領導新型人民軍隊的重大問題。一路行來,他的心情亢奮超過了凝重。當然,他的樂觀是建立在對革命形勢的科學預判上,就在上路的幾天前,針對黨內存在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問和悲觀傾向,他寫下了著名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大氣磅礴的氣概,史詩般預言中國革命高潮的到來:“它是站在地平線上遙望海中已經看到桅桿尖頭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巔遠看東方光芒四射噴薄欲出的一輪紅日,它是躁動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個嬰兒?!?/span>

事實上,信中描繪的景象,已經是武夷山下崇安紅色蘇區的現實。1929

年 10月,中共崇安縣委將活躍在武夷山內外的 16支民眾隊伍陸續整編為各隊紅軍,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 55團”。這支隊伍在黨組織領導下,以連為單位,攻城略地,全面出擊,解放了崇安大部分鄉村,控制了建陽、浦城以及江西沿山、上饒等地大片鄉鎮,閩北蘇維埃政權也將應運而生。毛澤東一定了解武夷山下工農武裝割據的局面,武夷山革命形勢驗證了他的理論和預言,不絕的詩意涌上他的心頭:“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span>

今天重溫毛澤東《如夢令 ·元旦》,應該更加深刻領會:(1)“紅旗如畫”展示出當年武夷山蘇區生機勃勃的革命形勢,是對“紅旗到底能夠打多久”再一次有力的回答。(2)毛澤東提出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光輝思想,如果說井岡山時期還在醞釀探索,那么 1930年閩贛時期則是大道初創,雖然整個思想體系是在黨的七大時提出的。(3)紅色領袖毛澤東對武夷山蘇區一往情深,具有濃厚的革命感情。據歷史文獻《碧血丹心 —毛澤東與他麾下的將領》記載,1932年 12月,遭受排擠、正在長汀休養的毛澤東,見到從邵武(邵武與崇安相鄰,距離約 80公里)調閩西就任紅十二軍軍長的張宗遜。毛澤東和他相談甚歡,內容涉及很多方面。毛澤東話題一轉,突然問:“現在崇安情況怎么樣?”見張宗遜不甚了解,毛澤東又說:“占領邵武以后,應該讓人到崇安縣去聯系一下?!?

 

紅色風流

 

毛澤東《沁園春·雪》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

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武夷山革命歷史的天空,閃耀著革命者英勇獻身的光輝,他們篳路藍縷,艱難困苦,金戈鐵馬,仰天長笑,充滿著“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壯烈豪情。然而,革命豈止是血與火、刀和槍、生同死的碰撞,豈止僅有生死置之度外的大無畏,革命者更有用激情和生命譜寫的倜儻風流,造就出史詩般的壯美和絕唱。

江禹烈就是其中的一位杰出代表,時任北京工業大學黨支部書記,同李大釗、陳喬年、趙世炎、陳毅一起組織北大、北工大和北京女子師范大學的師生,反對帝國主義和軍閥政府,和魯迅悼念的劉和珍君一起在“三一八”慘案中犧牲。他犧牲時年僅 28歲,但他對中國社會的分析和對中國革命的認識十分深刻。他原先抱定實業救國,科學救國的宗旨而發奮讀書,接觸馬列主義后,立志投身革命事業?!暗蹏髁x未打倒之前,真正為人類謀幸福的實業是不能在中國發達的”“做革命事情,實以工農為最,我們應從此入手”。當時中國共產黨剛剛成立一兩年,革命領袖們也還在黑暗中艱苦地探索前行,江禹烈的言行表明他已成為革命的先驅。他犧牲后,人們在北京為他樹了兩塊紀念碑。上梅暴動的組織者徐履峻也是這樣一位具有革命理性又認真實踐的同志,他從南京金陵大學走出,以教書為掩護,深入鄉村發動群眾。當時恰逢國民黨背叛革命,血雨腥風,鄉村形勢錯綜復雜。他循循善誘群眾,反抗日商買辦壓迫敲詐,發動三四千農民成立了民眾局,處決了罪大惡極反動分子,破倉分糧,平田廢債,在武夷山第一次砸開了壓在農民頭上幾千年的枷鎖,第一次打破了封建土地所有制,揭開了閩北土地革命序幕。一個大學生能用農民的語言深入淺出地說理,讓廣大農民自愿跟他拼命,這是何等的才干,何等的氣概!革命烈士中還有許多目不識丁的同志,他們同樣具有聰明才智。汪林興同志參加革命自學成才,從支部書記成長,擔任過崇安縣委書記、閩浙贛特委組織部長、福建省委常委等職,他同時是位濟世救人本領不小的中醫,還特別愛護知識分子,國民黨軍隊進攻建陽太陽山時,他帶領一支由知識分子和女同志 20多人組成的隊伍,野外行進突遇刮風下雨,他拿起柴刀砍毛竹搭棚讓大家避雨,在場的同志都十分感動省委干部如此愛護知識分子。最讓人感嘆的是犧牲時年僅 19歲的陸如碧,她只讀過兩年私塾,憑著對革命的熱情,軍事上無師自通,練就三絕:一是能使雙槍,二是會騎馬作戰,三有神行飛腿;歷任司號員、警衛連指導員、特務連指導員、閩北獨立團機炮營政委,是一位威震閩北的巾幗英雄。

武夷山紅色革命史中有太多的“風流人物”,赤石暴動 73烈士值得永遠銘記。他們中大多數來自讀書明禮的知識階層,有的出身資產階級或地主家庭。烈士林夫是中國新興木刻運動的先驅之一,在上海美專讀書時參加了魯迅先生倡導的中國新興木刻運動,很多作品得到過魯迅指點,參加過兩次全國木刻流動展覽。烈士徐瑞芳原是醫學院學生,諳熟英德兩門外語,又酷愛音樂,她和丈夫任光一一起創作的《別了,皖南》等許多著名歌曲,至今還被人們傳唱。烈士王之燕、黃剛培之前都是大學生,閱讀馬列書籍后投身革命。烈士李平、楊德環都是愛國華僑,捐錢捐物支持抗戰,參加華僑救國義勇隊,脫下西裝,換上新四軍服……國民黨特務原來以為這些“少爺”“小姐”們好對付,誰知許愿升官發財不成、欺騙引誘也不成,于是施以威嚇、謾罵、鞭打、槍殺。新四軍的志士們威武不屈,73位同志沒有一人寫“悔過書”,沒有一位低下高貴的頭顱,他們寧愿站著死,不愿跪著生。

令人欽佩無比的是,失去自由、身陷囹圄的新四軍獄友們,始終保持著革命的樂觀精神和浪漫情懷。調來看守新四軍的是一批“長于統馭,精明干練”的特務,對獄友們“實施長期嚴格訓練”,甚至不讓獄友們議論說話,只讓集中唱歌。于是秘密黨支部組織大家唱《太行山》《八路軍軍歌》,唱《五月的鮮花》《歌八百戰士》,一首《新四軍軍歌》唱得整齊嘹亮、鏗鏘有力。特工們不解:“這是什么歌?”獄友們笑答說:“這是鐵流歌?!睌橙税l現不對后下令禁唱。就在那樣一種苦役般的生活環境下,新四軍的同志們把集中營作為學校,作為磨煉的基地。他們通過秘密渠道,設法從獄外找來馬克思主義理論書籍,拆開分裝在國民黨書籍中閱讀。最讓人稱奇也最讓人感到豪邁的是,第六中隊新四軍同志是高唱著《義勇軍進行曲》發動赤石暴動的?!袄?!啦!啦!”當歌聲響起,暴動信號也就發出,說時遲,那時快,指揮員把手一揮,發出響亮的指令:“同志們,沖??!”80多名新四軍志士一躍而起,沖過水田,沖過丘陵,沖過槍林彈雨,向武夷山沖去。很多人倒下了,40多位戰友終于沖出了重圍。重重夜幕下,這些掙脫牢籠的志士們呼吸著清新而自由的空氣,擦干臉上的血漬和汗跡,重整行裝,又踏上了新的革命征程。

對那些背離了革命隊伍的變節者,紅土地人民將他們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至今武夷山的方言中有“李德勝”一詞,專門用來形容靠不住的人和事。李德勝當時是蘇維埃閩北軍分區的司令員,國民黨“圍剿”開始時,他出奇的“左”,要求“以紅色堡壘對白色堡壘”,與敵人進行大決戰。當黨政軍機關撤出武夷山大安,他竟然攜槍叛變投敵,喪心病狂地帶著國民黨部隊偷襲閩北紅軍。閩北分區特委書記黃道義憤填膺,奮筆疾書作《罵叛徒李德勝歌》:“罵聲叛徒休猖狂,烏云一過出太陽,這筆血債要償還!同志們,不要怕,革命好比火煉金,真金不怕火,怕火非真金。革命同志心如鐵,仼何困難不變心,不顧一切去犧牲,最后勝利屬我們!”

數風流人物,屬于勝利的蘇區人民。武夷革命同志之所以這般倜儻風流,

正是因為經過真金烈火般焠煉!武夷山之所以這么紅,正是因為烈火真金鑄造

出堅不可摧、巍巍佇立的丹山壑崖 —武夷紅!這種丹山壑崖有著特殊地理特

征和與眾不同紅顏色景觀。有人把武夷紅比作“紅寶石”,也有人把武夷紅比作璀璨的星辰,閃耀在歷史的天空,閃亮在永恒的歲月之中。

君臨武夷,飽覽山川秀色的同時,最應一睹武夷紅。-2

 


色欲人妻AAAAAAAA无码 国产高清无码视频高中三级在线观看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怡红院妓院 欧美VA国产VA在线观看视频
<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