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

2021-12-16 10:08 來源:福建炎黃縱橫 作者:方友德



冠豸山走出來的錚錚鐵漢

——項與年、江一真、張南生、項南的傳奇人生

 

方友德

 

 

筆者近日有幸隨同福建省炎黃文化研究會和福建省作家協會采風團走進連城,登上神奇的冠豸山,聆聽到許多生動的傳奇故事,心靈如受萬斛清泉洗滌。

山不在高,在于形勝。近百年來,冠豸山坳,連城古邑,走出了一個又一個堅貞不屈的錚錚鐵漢、共產黨人:神奇特工項與年、衛生部長江一真、開國中將張南生、改革開放先鋒項南—讓我們循著他們的足跡,看看這些冠豸山的英雄兒子吧!

 

項與年:紅色特工的傳奇故事

 

項與年1896年生于福建連城縣,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后受中共海外黨組織委派,前往今印度尼西亞三馬林達,在華僑中開展工人運動,成為當地華僑華工的群眾領袖之一。1927年,31歲的項與年被驅逐回國。

槍斃叛徒為澎湃烈士復仇  返回上海后,項與年調入中央特科“紅隊”工作。中央特科,是黨中央指揮白區隱蔽戰線斗爭的首腦機關,是由周恩來親自組建的。1929年8月24日,我黨廣東負責人彭湃、楊殷等,在上海新閘路中央軍委機關被法租界巡警逮捕。彭湃等被害后,“紅隊”決定嚴懲告密的叛徒白鑫,為彭湃等烈士報仇。白鑫叛變后一直躲在上海霞飛路—國民黨市黨部情報處長范爭波家里。項與年在范宅附近日夜監視。當白鑫等人剛從范宅走出準備登車時,埋伏在周圍的項與年等人迅速射出復仇的子彈。叛徒白鑫和范家兄弟4人當場斃命。

歷盡艱險傳送情報,確保紅軍突圍長征  1934年10月初,蔣介石在廬山牯嶺召集江西、湖北、湖南、河南、山東五省主席和軍長開會,部署進攻中央蘇區的“鐵桶計劃”,妄圖通過第五次“圍剿”最終消滅蘇區。中央蘇區和紅軍已面臨巨大危險。軍事會議剛結束,參加會議的莫雄連夜冒著泄密殺頭之罪,火急向項與年等地下黨員通報情況,并將一整套絕密計劃交他們研究。情況十萬火急,項與年等立即啟用秘密電臺,向中央蘇區緊急通報“鐵桶計劃”要點。隨后,又連夜用特種藥水將絕密文件主要內容,密寫到四本學生字典上。項與年被派扮成教書先生帶著字典,奔赴中央蘇區。他避開大路穿山越嶺。經過三四天風餐露宿,忍饑挨餓,忽見前面封鎖更嚴,山上布滿鐵絲網和暗堡,簡直是插翅難飛。如何闖關過卡?經反復思索,他毅然鉆進山林用石塊砸掉自己的四顆門牙,頓時血流不止,疼痛難忍,這時他面目全非,蓬頭垢面,衣衫襤褸,成了一個叫花子模樣,從而混過層層封鎖。項與年終于用6天時間到達蘇區,親自把廬山牯嶺會議的絕密軍事情報,送到周恩來手中。黨中央決定做戰略轉移,10月16日,離蔣介石廬山牯嶺軍事會議結束僅僅一周,“鐵桶計劃”尚未布置完畢,我中央工農紅軍果斷撤離中央蘇區,開始了舉世聞名的萬里長征。項與年這位可敬的英雄戰士,為紅軍提前突圍、勝利轉移,做出了不朽的貢獻。

十年浩劫中,革命英雄遭磨難  “文化大革命”是歷史顛倒的時期。梁明德,即項與年,這位我黨隱蔽戰線的英雄戰士、閩西最早的共產黨員,竟被林彪、“四人幫”打成“大叛徒”“特務”。無休止地游街、批斗,整得他死去活來。在一次批斗中,他一頭栽倒地上。年已70多歲的革命老人,從此患了嚴重中風失語癥,還并發有高血壓、肺結核等疾病。完全喪失了勞動能力的梁明德被遣送原籍—福建連城。連城是革命老區,老區雖貧窮,但干部和群眾極為正直、樸實。他們懷著憤憤不平的心情,迎接這位遠方歸來的革命戰士,安排他住進敬老院,為他治病。

1972年遼寧省革委會確認梁明德是久經考驗的老革命、老英雄,決定平反昭雪,補發工資。赤誠的老人接到一大筆工資后,首先郵匯1500元給原單位交納黨費,然后又捐資5000元為家鄉修筑公路,改善交通。他還拿出過去的積蓄,為本村購置一臺發電機,為窮山溝增添了光明。一天夜晚,福建省革委會副主任許亞到連城檢查工作,所到山區均一片漆黑,唯獨途經朋口小鎮,突然發現山村燈光閃爍,引人注目。經詢問,隨行干部告知:這是一位革命老人的無私奉獻。許亞深受感動,執意下車拜訪。交談中,他意外得知老人尚有兒子項南遠在北京,而項南又恰恰是許亞40年代在新四軍時的老戰友。這真是天下少有的巧合。他敬佩這位飽經風霜的革命老人,更熱愛這位立下了汗馬功勞的戰友之父。他當機立斷,連夜派車把老人送往省城療養院檢查治療,讓其早日康復。

病逝龍巖,家人團聚終成夢  1976年,“四人幫”被粉碎,十年動亂宣告結束,項氏父子的歷史冤案雙雙獲得解決。項南回到農業機械部擔任領導職務。他想把老人接來北京贍養,但進京戶口難解決。1979年,胡耀邦出任組織部長。他了解項南父親的歷史,更熟悉項南。一次開會,他突然主動問項南:為什么不把老人接來北京團聚。隨即提筆寫信,同意將革命老人接來北京落戶,同兒孫們團聚。

福建龍巖地委立即把革命老人接到醫院進行體格檢查,發現老人患有嚴重肺炎,隨即安排醫院精心治療,同時寫信告訴項南:一俟病情好轉,就派人護送北京。項南十分感激,當時他正受命率中國農機代表團出國考察,當項南率團登機準備起飛時,突然接到父親治療無效病逝的電報,項南強忍悲痛,委托妻子汪志馨趕赴家鄉料理喪事。

 

江一真:從戰地名醫到衛生部長

 

1929年3月,毛澤東、朱德率紅四軍入閩后,14歲的江一真在長汀縣城參加了紅軍,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在一次戰斗中,他細心照顧傷員,為他們端水送飯,擦洗換藥,得到傷員的夸獎。組織把他調往紅十二軍醫務隊學習,而后又入軍委直屬的紅軍衛生學校。1934年春,江一真從衛生學校畢業,分配到了傅連暲當院長的衛生學校附屬醫院工作。

為劉伯承手術  1936年10月,一、二、四方面軍在會寧勝利會師后,總衛生部部長賀誠帶著江一真,還有助理軍醫王義之及護理人員等,從會寧趕到甜水堡,為在敵機轟炸中傷及臀部的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進行手術治療。手術由江一真主刀,他麻利地為劉伯承進行了擴創、消毒,然后清除傷口周圍已腐爛的肌肉,尋找嵌在身體里的彈片,并小心翼翼地將彈片夾出來。有一塊彈片竟然嵌進了劉伯承的臀骨里,江一真費了好大勁,也沒能取出來。江一真知道不能蠻干,自己要對首長的生命負責,于是將情況如實向賀誠做了匯報。他們慎重地征求劉伯承的意見,采取保守辦法,等有條件時再次進行手術取出。劉伯承同意了他們的意見。國共合作后,劉伯承到西安進行了手術,但彈片還是未能取出,一直留在他的臀骨里,陪伴了他一生。

和白求恩的生死之交  1938年,加拿大名醫白求恩不遠萬里從大洋彼岸來到了中國延安,和江一真成了并肩作戰的親密戰友。11月25日,沿途給八路軍將士診治的江一真來到晉察冀軍區后方醫院二所。這時,江一真得知八路軍三五九旅在靈丘公路上的伏擊戰已經打響。槍聲就是命令。江一真果斷地決定迎著槍聲,趕往戰場。趕到黑寺的時候,江一真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正是在戰火硝煙中搶救傷員的白求恩!他吃了一驚,原先他以為白求恩所說的上前線,不過也是在醫院,沒想到手術室這么靠近戰場,這可以為傷病員的治療贏得寶貴的時間,可以挽救更多戰士的生命。手術室設在一座破廟里,抬來的傷員擔架把廟門都堵住了。外面是冰天雪地,而白求恩額角卻沁出了汗珠,嘴唇干裂得出了血。江一真顧不得卸下醫療設備,馬上跑上前去,從白求恩手中接過手術刀,把他頂替下來。白求恩已疲憊不堪,幾乎站立不穩了。這場戰斗極為激烈,八路軍殲敵七八百人,自己也有六七百名負傷。江一真和隊員們又緊張地工作了一天一夜,總算把傷員處理完了。

日軍又發動了新一輪的“大掃蕩”,白求恩帶醫療隊奔赴淶源前線,搶救傷員。他在一次手術中留下的傷口已經感染,江一真很擔心白求恩的安全,曾提出要為他做截肢手術,但對于一位優秀的外科大夫來說,手是他的一切,甚至比生命還重要,他堅決不肯截肢。此后,江一真帶領衛校離開了葛公村,進行反“掃蕩”。沒想到白求恩大夫卻在這次反“掃蕩”中不幸犧牲了。

噩耗傳來,江一真極為悲痛,中國不僅損失了一位為抗日戰士救傷治病的好大夫,他自己更失去了一位知心的朋友。白求恩在彌留之際留下的遺囑中交代,把他的所有用品都分給大家留做紀念,其中提到要江一真挑選兩件。后來江一真按照他的遺愿,含淚挑選了一把手術刀和他做手術戴的白手套。

為紀念這位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軍區決定將衛校改名為白求恩衛生學校,附屬醫院改名為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江一真被任命為第一任校長,他感到這是組織上賦予自己的重任,他作為與白求恩一起戰斗過的戰友,有責任擔當起這項神圣的職責,培養出更多像白求恩一樣的白衣戰士。

新中國成立后,江一真到福建地方工作,先后出任福建省委書記、省長,而后調京任農墾部副部長等職,“文化大革命”中被關進牛棚,備受迫害。他曾離開衛生戰線30多年。

1977年初,江一真受命派駐國家衛生部。第一天上班,他就對前來接他的辦公室秘書江煥波說:“中央有三江,江青等兩江都是假江,只有我一個才是真江,所以我的名字叫江一真?!蔽覀兛梢詮倪@句風趣而幽默的話語中,感受到江一真耿直和剛正不阿的品格。1977年11月,中央任命江一真為衛生部部長兼黨組書記。

 

張南生:身經百戰的開國中將

 

長征打頭陣  1929年5月20日,毛澤東、朱德率領紅四軍主力二次入閩作戰,經過張南生居住的連城北村。張南生和幾個進步青年,當天就參加村里的農民協會和自衛隊。翌年2月,張南生加入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反“圍剿”中,張南生和所在34團的勇士們堅守九寸嶺連續打退國民黨軍3次大規模進攻,他堅持帶傷指揮,直到戰斗勝利。

長征途中遵義會議之后,保衛團撤銷,張南生調回紅5軍團第37團任政治處主任。中央紅軍二渡赤水,紅37團指戰員利用地形地物,連續多次打退劉湘部隊的進攻,勝利完成了阻擊敵人、掩護中央撤退的任務。后來,張南生和紅五軍團的指戰員們又經歷了翻越夾金山和三過草地的考驗。

抗日建奇勛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后,全國抗日戰爭開始。1938年2月,張南生調任晉冀豫軍區先遣支隊政治委員兼冀西地委委員、軍事部長。此后,他把主要精力用在擴大抗日武裝上,僅8個月時間,他所在部隊由600多人發展到4000余人,成為抗日斗爭的一支生力軍。1942年1月,張南生任第129師政治部組織部部長。他精心修改形成了《連隊政治指導員工作暫行條例》《支部組織與工作暫行條例》《救亡室工作暫行條例》《朱德青年隊與各級青年組織暫行條例》等4份基本文件。他的工作得到劉伯承、鄧小平的高度贊揚。由于張南生工作出色,1945年8月,調任晉冀魯豫中央分局組織部副部長。

援朝揚國威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1951年6月3日,張南生任第20兵團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率部入朝作戰。

1951年10月,“聯合國軍”動用6個師的兵力,對我西起北漢江東岸至文登里以東地段發起了以“坦克劈入”為先導的進攻。張南生深入到第68軍陣地做思想政治工作,強調黨員和群眾、新兵和老兵要結成對子,互相鼓勵英勇作戰。他還協助第204師將全師的重火器組成反坦克大隊,集中火力重點打坦克,僅一天時間就擊毀美軍坦克1輛、擊傷4輛,并擊退了在10余輛坦克和12架飛機及炮火掩護下的美軍步兵的進攻,受到了志愿軍總部的發電嘉勉。1952年2月底,楊成武奉命回國休養,由張南生代理兵團黨委書記。6月10日,張南生和新任司令員楊勇以3個團的兵力,經50分鐘戰斗,全殲敵軍1個加強團。到14日,占領了由敵軍防守的西起加羅峙、東到廣石洞段全部陣地。在反擊戰中,共斃傷俘虜1.4萬余人。志愿軍總部立即向中央軍委報告,通報表揚了第20兵團。第20兵團的勝利,為志愿軍談判爭得了主動。在中朝軍隊的致命打擊下,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氣焰大減,被迫于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了停戰協定。

風范永垂世  1957年8月,張南生任北京軍區副政治委員,到1975年10月任北京軍區顧問,在大軍區副政治委員的崗位上一干就是18年。盡管位高權重,可他仍然保持著八路的本色。張南生帶領司令部機關干部下團當兵。他到一個連炊事班當兵的時候,已是年逾半百的人了,仍帶著自己的行李,吃住在班里,打水、掃地、磨面、種菜樣樣都干。當他發現炊事班將剩飯倒掉后,就及時給大家講述抗日戰爭時期,很多八路軍戰士吃不上飯,還要堅持打日本的故事,教育大家保持艱苦奮斗的光榮傳統。

張南生(1951-1953年)三次被授予朝鮮自由獨立一級勛章;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軍銜;1955年,被授予一級解放勛章;1957年,授予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1988年,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項南:中國改革開放的先鋒

 

1979年7月,著名的中央“50號文件”決定對廣東、福建兩省實行“特殊政策、靈活措施”,要求兩省先走一步,把經濟盡快搞上去。時任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鄭重舉薦項南到福建任職。帶著幾位中央領導殷殷囑托,63歲的項南重回故鄉開始了改革生涯。

勇于探索創輝煌五年  主政福建伊始,改革開放步履艱難,但他以大無畏的精神,勇于探索,帶領福建干部群眾打開了改革開放的新天地。

項南審時度勢,利用福建“山、海、僑、特”的優勢發展經濟。他支持農民“包產到戶”的要求,堅定地推行農業生產責任制;他提出念好“山海經”、建設“八個基地”的經濟發展戰略;他克服重重阻力,披荊斬棘平反福建“地下黨”冤假錯案,解開干部問題的死結。在城市改革興起之際,他重視企業家的呼聲,堅定支持為企業家“松綁放權”……

1980年12月,國務院正式批準成立廈門經濟特區。當時這塊特區,僅有湖里那2.5平方千米的面積。在實地考察廈門特區后,項南逐漸形成了一個要爭取把廈門全島搞成經濟特區的設想。1984年春天,鄧小平展開第一次“南巡”。2月8日,在廈門“鷺江”號游艇上,項南抓住時機,向鄧小平當面直言兩點建議:一是把廈門特區擴大到全島,使整個廈門島都開放;二是把離臺灣、金門最近的廈門變成自由港。這些建議后來在中央“85號文件”中基本得到采納。

在項南的故鄉朋口  連城朋口千畝蘭花博覽園附近,車子經過一個碑亭,那是村民們自發修建的懷南亭,上面鐫刻著趙樸初親筆書寫的《項南同志哀辭》,句句情,聲聲淚,令人不忍卒讀。不久出現一座牌坊,上面無字,我正在狐疑之際,采風車停在一個四合院式的建筑中。這才發現,這是樸實無華的項南紀念館。人們一下子把腳步放輕,神情肅穆,靜靜地聆聽講解員的解說。項南一門忠烈的身世,改革開放的奮爭,廉潔奉公的品格,剛正不阿的精神,一一呈現在大家面前。參觀者心潮洶涌,回憶往事,有人緬懷,有人感恩,有人崇仰,有人惋嘆。

我們在項南同志的故鄉連城朋口鎮文坊村,還參觀了一所由廈門著名女企業家劉維燦牽頭捐建的文坊小學。劉維燦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回報項南,從而幫助“在任上從不批一分錢給家鄉”的項南間接回報了家鄉。劉維燦用一句話解釋了她為文坊、為連城所做的一切:“我非常敬重、敬仰項南書記,他在家鄉沒有完成的事,我要努力去完成?!?/span>

1981年,改革風云人物劉維燦是廈門卷煙廠廠長,她正與美國談判合辦華美卷煙廠,“一陣風刮來,說我在賣國”,劉維燦的壓力很大。這時候,項南來到廈門卷煙廠,他說:“劉維燦,干比不干好,頂住就是好漢!”此后,項南一直義無反顧地關心、支持劉維燦進行大刀闊斧的企業改革,他甚至允許劉維燦遇到問題隨時找他,哪怕是三更半夜。

文坊村支書項新文說,項南當福建省委書記時,他就是這個村的支書了。他的話題就從項南離開福建前最后一次回老家說起。

那是1986年,項南就要奉調回京了,他帶了妻子和孩子一道回來,他要讓孩子們好好看看祖地的情景,“不要填了籍貫,卻忘了祖地是啥模樣”。那一趟,項南夫婦倆為村里的孩子發了糖果和鉛筆,許多村民都來一起喝茶、吃飯、敘舊,由于來的人很多,村里擺了好幾桌飯菜。以前,項南每次回家時,都只吃地瓜和青菜,這一趟,他肯吃點好菜肴,村民們很高興,誰想到,飯一吃完,項南就從口袋里掏出300元,交了飯錢。

這天,在朋口項南紀念館廳堂里,我們又一次看到項南的音容笑貌。在他的半身塑像前,許多人向他鞠躬,許多人爭著和他合影。在他的身后,是一棵濃陰覆蓋的榕樹,高大的樹干,虬屈的粗枝,茂盛的綠葉,飄拂的根須。榕樹有頑強的生命力,福建城鄉各地,無論街頭巷尾,通衢大道,十字路口,都能生長。項南正像一株好大的榕樹。他一生中有一副非常喜歡的對聯是:“心在人民原無論大事小事;利歸天下何必爭多得少得?!笔堑?,他來自人民,植根于人民,心里敬畏人民,時刻警惕不脫離人民,畢生熱忱為人民服務,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真正的人民公仆。盡管歷盡狂風吹暴雨淋,榕樹依然屹立偉岸,成為巨大力量的源泉,和大地同在,與日月同輝。

在項南誕辰90周年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填寫了一首《滿江紅·憶項南同志》,高度概括和評價了項南主政福建的貢獻:

駭浪驚濤,從容渡,常存銳氣。謀發展,鼎新革故,識途老驥。因地制宜大手筆,富民強國勤籌議。令八閩百姓至如今,猶銘記。

特區建,倡松綁;基礎奠,揚優勢。先行山海經,除弊興利,一己苦甘何足道,宏圖偉業魂縈系。待吾儕一曲浩歌吟,為公祭。

(本文原載于《烽火回望》)

 

 


色欲人妻AAAAAAAA无码 国产高清无码视频高中三级在线观看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怡红院妓院 欧美VA国产VA在线观看视频
<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