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

2013-04-28 09:55 來源:福建炎黃縱橫 作者:

章仔鈞:一個望族的氣脈


這是宜于懷思古幽情的地方,當我感慨這座山城歷史分量的時候,我正游走在它十月的晴空下?;腥粝煽咔лd,粗礪的陽光和歷史的亮色跳躍在我緩慢的行腳中,激蕩得我興奮而舒坦。

一陣風過,竹林蕭蕭,紛葉揚塵。站在全城堂恢宏的殿宇下,章氏族人的生命氣息裹挾著南浦溪的濤聲,席卷而來,仿佛天上人間。

猛抬眼,“先澤宛然”的匾額橫亙在我面前,字體樸拙而寬博,含蓄而堅勁,正是章氏族人古有的性格。穿梭在曲折的回廊,駐足于靜穆的展室,章氏家族史的長卷一一呈現,跌宕起伏。走近章仔鈞、練夫人塑像,作為建州人,在我投注的目光中,更多了幾分欽敬和景仰。才識過人的練氏義釋兩將、恩活全城的動人故事,讓我感受到了來自章氏先祖的切膚溫暖。

全城堂的前身是南峰寺,始建于唐代,因其正南面對西巖山而得名。宋仁宗年間,章仔鈞五代孫章得象官居宰相后,把自己年輕時在此讀書的南峰寺奏請皇上敕封為“章氏功德院”。從此,這里成為章氏家族安頓靈魂的生命終點,也成為凝聚人望的精神重心。凡是立下不凡功勛的章家人氏,都將被神靈般地供奉在這里,讓后世景仰。狀元閣上,一個個響亮的名字,炫耀著赫赫功德;晝錦堂中,一摞摞厚重的譜牒,訴說著家族滄桑。章氏家族的興衰榮辱,無不通達中華民族的歷史經絡。

“吾家十五祖真容,冠蓋蟬聯佛寺中”,狀元章衡的詩句,道出了章氏的特殊地位。由寺而祠,二元同在。禪門與家門,佛法與家法,融合在一起,雜糅著清靜與放達的兩面,釋放著慈悲與寬柔的本意。漸漸地,章家有了神性,佛家有了人性。

走出功德院大門,赫然在目的西巖山兀立在我面前,獨當一面,雄視八荒,與南峰寺咫尺呼應,融為一體。當年,章仔鈞統領的5000將士駐守在這里,北阻吳越,西御南唐,三十年安如磐石。

章得象確實有眼光,他選擇南峰寺為章家宗祠,意欲告誡章家子孫慎終追遠,不忘高祖建功立業的艱辛。當章家人拜謁先祖時,一次次面對西巖山,俯仰之間,這座聳入云天的圣山就成了永恒的紀念碑,樹立在他們心中。是西巖山,提升了章氏的高度,加大了章氏的重量,奠定了章氏的生命基調,完成了章氏的人格構建。

作為中華文化的族徽,姓氏是識別社會成員血脈系統的遺傳符碼,提示著個人的家族系統、血緣關系和地緣關聯。在血緣、族緣和親緣的清醒意識中,地緣意識便深深地烙在了鮮活的肉身里,因而也就有了“天下無二章,祖根在浦城”的認同感,有了共同聆聽先祖艱難而響亮足音的機緣。

章氏系出姜姓,齊太公支孫封于鄣國,后為齊所滅,韅公遂去“鄣”之“邑”旁而得“章”為姓。城邑失陷,山河破碎,那就留下半磚片瓦吧。祖宗的故事就以姓氏的形式牢牢扎根于后世子孫的血肉中,一代一代,無窮無匱。從韅公立章為姓歷各代到愍,從秦之章邯歷各代到樵,從南北朝的章嚴出守泉州到唐末的章及遷至浦城,一個家族就要在此安身立命。

章及看看天,看看地,陽光很好,土地平曠,山河拱衛——好去處,就在這里安頓吧。誰知這一住就是1000多年。

這個名叫章仔鈞的人,是章氏標桿式的人物,他的卓行德懿讓他具有了象征性。

出生于唐末亂世的官宦之家,章仔鈞的家庭已與朝代一樣日漸衰微,但他的品行卻令四方敬仰,只是40歲之前尚晦跡鄉里,不見功名。顯然,他是在磨礪中等待,在沉默中守定,做著人生的鋪墊工作。這種氣度的養成,當然與練氏有關。練寯出自浦城練村一個好尚儒雅的大家族,賢淑美麗,有助夫之相。當初,他們成家時,章仔鈞因境遇艱難而受到練家歧視,夫婦倆別門而去,過章家嶺時,仔鈞發誓不取功名不再過此嶺。章仔鈞的困境和心境,正是大多數建功立業者面臨的共同處境。但他卻不想與爭強稱霸的藩鎮為伍,一再謝絕聞其名氣而來延其出山的諸藩請求。

歷史終究為這個40歲的男人準備了機會,讓他有了釋放生命激情的天地。章仔鈞的出山,是被他聞風慕義的閩王所打動,于是成了王審知謀篇布局中的一個棋子而身負重任。他選付騎兵步卒5000人,駐扎西巖山,獨當江南右臂,坐控二浙之沖。這個位置,決定了章仔鈞所擔任的是福建西北面的軍事長官。西巖山軍帳環繞,旌旗飄飛,金鼓震天,喊聲陣陣。將士們觀望四遠,巡邏山間。至此,章仔鈞完成了駐守西巖的布局,也確定了自己人生的格局。

一個人建功立業能與鄉梓閭里息息相關,這是多么榮耀的事。比起那些橫征八面、揮灑四野的人,章仔鈞的生命多了幾分內斂和剛明,保國衛土、不辱鄉黨的使命也讓他多了幾分警策,多了幾分責任擔綱。他時時有榮耀故里的感覺。

功名既已鑄就,家族已然興旺,最后要做的就是制定家訓了。

作為儒將,章仔鈞卻告誡子孫當以儒業起家,慎勿習武??梢韵胍?,他一定多次召集過他的15子圍攏在他的膝下,宣揚他的治家之道。兒孫滿堂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這個家族的旺盛讓章仔鈞和練氏對祖上有了清醒的交代。但在五福臨門的氣象中,兩位老人心頭升騰起的不僅是多子多孫的快意,一定還有身后的千年憂慮。為此,家訓的制定就不是可有可無的。

對于這種規范子孫后代的行為準則,老人曾多次在心中醞釀過,它一定是老人一生閱歷的經驗濃縮:

傳家兩字曰耕與讀,興家兩字曰儉與勤。安家兩字曰讓與忍,防家兩字曰盜與賊。亡家兩字曰嫖與賤,敗家兩字曰暴與兇。休存猜忌之心,休聽離間之語,休作生忿之事,休專公共之利。吃緊在盡本求實,切要在潛消未形。子孫不患少而患不才,產業不患貧而患喜張,門戶不患衰而患無志,交游不患寡而患從邪。不肖子孫眼底無幾句詩書,胸無一段道理,神昏如醉,體解如癱,意縱如狂,行卑如丐,敗祖宗之成業,辱父母之家聲,鄉黨為之羞,妻妾為之泣。豈可入吾祠而祀吾塋乎,豈可立于世而名人類乎哉?戒石具左,朝夕誦思切記切戒。

一個儒將,一生守土,不事遠征,濃縮成這二百多字的家訓,看不出半點殺伐氣。這種心跡流露,寄托著老人無盡的冀望,點化了章氏族人的行為走向,也催生了我們向善向上的力量。正是遵循了這樣的準則,章家人才得以枝繁葉茂。

這個家訓所釋放的文化重量,也是章仔鈞政治理想的文化傳遞——表現在日常生活方式中,體現在文化教養和舉止習慣上——如此,一個和諧社會就要來臨。

章仔鈞74歲無疾而終,練氏隨其在建州任職的兒子,家于城中。其時,王審知的幾個兒子為奪帝位而相攻,王延政以富沙王稱帝于建州,國號殷。不久,南唐即起兵討伐建州,這當中就有邊鎬和王建封二將。

歷史的機緣往往取決于人性態度的分寸把握。當初,章仔鈞重用邊鎬和王建封,收為心腹。當二將觸犯軍法當刑之時,練氏以特殊的身份出面保釋,后來二校投于南唐李氏作了將官。而今殷之都城建州被攻破,南唐軍隊欲屠城三日。練氏不以一人為念說服了邊、王二將放下屠刀,全城六七萬百姓最終得以活命。

一個舍命救人,一個知恩圖報;一個舍己全城,一個心遂人愿,生命的本意和大義的呼聲得以張揚。幾百年后的南宋,當建州范汝為起義被韓世忠平定而欲屠城時,李綱星夜兼程趕到建安,讓韓世忠放棄了一場血腥屠城。不管李綱的義舉是否受到練氏的影響,但在生死攸關的時刻,人性向善的生命沖動,總是要爆發的,它所折射出的光芒超越了時空,直達歷史的主干。這是建州人尊稱練氏為“芝城之母”、李綱為“芝城之父”的全部理由。

練氏死后,建州人把她葬在了府城后面,在城西為她建立了全城堂,稱她為“芝城眾母”。建州人何其幸運,終于可以放慢腳步舒一口氣,來好好紀念這位偉大的母親。直到明代初年,朱棣皇帝還為她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曾將厚意結人心,豈料翻成報恩深。

肯使一家同日死,全城寧與卻黃金。

積德由來報在天,子孫榮顯自綿延。

一門福慶皆陰德,千古猶稱練氏賢。

浦城章氏功德院更名為全城堂,足見章氏族人的不俗眼光,因為他們總以祖先彪炳史冊的濃重一筆為榮耀,這一筆用寬仁厚義書寫,以志慮忠純鋪就,連同八角井的傳奇,致孝嶺的佳話,府衙堂的魂靈,西巖山的軍帳,都融入到中華鄉土的歷史譜牒中,注入章氏族人的文化血脈里。

每個人一出生都已具備了英雄的特質。章仔鈞和練氏在經歷了無數苦難和磨煉之后,慈悲為懷,獲得了重生,由人轉化成了神,高高地坐在宗祠之上,成了萬世景仰的神靈。

章姓在《百家姓》中,居40位。據近年人口統計,位于88位。但歷代歷朝名流森列,像一顆顆星星,光耀歷史的天空,在風云變幻的時代舞臺上演著一出出上天入地的戲劇。

讓我們以追溯的眼光,穿越千年沉浮。浦城上相里的西村和城內的馬車街,據說是五代以來章家的聚居地,門口車水馬龍,庭內簮纓詩書。章仔鈞15子74孫一個個英氣勃勃,博洽多聞。踩著長長的石板路,懷著詩意的夢想,章家子弟從這里悠悠遠行,款款延展,行腳在仙霞古道上,消失在南浦煙水中,空留下幾叢桂樹,半壁蒼苔,千載白云。九石渡的岸柳,老鼠潭的丹山,漁梁驛的燈火,夢筆山的孤松,都在翹首期盼游子的回歸。

章族祖宗的牌位如此耀眼,那就讓我向章家的先賢大德奔去,以他們的高度俯視這個望族的顯赫。

說起章得象,浦城人首先談及他的便是“福建宋代第一相”。這個自幼聰慧的人,相貌堂堂,為人莊重。良好的公眾形象和內在的氣質,讓章得象頗得人氣,在他擔任了20年地方官后,被推薦到了京城任職。他的表兄楊億特別欣賞他,說他是棟梁之材。章得象得到宋仁宗的賞識,一路升遷,最終被任命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前后長達8年。

章家另一個宰相章惇的生命氣象比起章得象來要瀟灑得多宏闊得多。他年少時修改歐陽公文章,他與蘇軾游仙游潭絕壁狂書,他坦腹高臥與蘇軾調侃,他阻止宋神宗斬殺運糧官,他的《會稽帖》書作流傳至今,都讓我深感這個生命的異端色彩,倜儻不群。

梳理章惇的人生,他的起起落落都跟王安石變法有關。改革派與保守派雙方在居廟堂之高之時,都以天下為己任,表現出非理性的憤怒,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攪得周天寒徹。缺乏自省的人,變成了自己的“牢獄”,雙方都經受著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傷害。

歷史的天秤難以平衡。蘇東坡的名氣太大,司馬光的《資治通鑒》光耀千秋,文化讓他們具有了象征性;而章惇,卻被列入到《宋史·奸臣傳》中,他的生命亮點黯然失色。這種不對稱,源于當事人對歷史情勢的把握不足。章惇以強大生命對于空間揮灑的同時,也壓縮了自己的生存空間,最終被保守派們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還是梁啟超說得公允:“至竄逐元祐諸臣,則亦還以元祐所以待熙豐者待彼而已。元祐諸臣是,則惇亦是也;惇非,則元祐諸臣亦非也”。章惇人生的千年折疊,永劫不復,壓得后人艱于呼吸,我只感到這多變人生的無限蒼涼。

沒有完美的實物,也沒有完美的生命。把所有的原因歸咎于某一個人、某一個集團、某一個事件,都是幼稚的——盡管不可笑。

然而,章族并不因此而式微,它發達強勁的根脈觸角無所不至,扎根于沃土,伸長在空中。章惇之后,有章衡、章、章岷、章誼、章夢飛等等,元明時亦不乏名賢:章溢、章樸、章敞、章綸、章懋、章琥、章拯、章廷黼、章正宸,一個個才氣縱橫,可圈可點。而諸賢中,章溢身上所散發的村野氣息不藏寒氣,只見高山景行。

章溢自號匡山居士,結廬造亭,朝夕危坐松間,玩視不厭。與自然交流,與自己對話。他的到來,點綴了浦城匡山的靈性哲理,也點化了主人的心靈指向。

在匡山所負載的人文氣象中,出現了幾個情趣與章溢相對應的文人。章溢想宋濂想劉基想葉琛的時候,一封信函就把他們招到苦齋來。他們盤桓松間,飲酒賦詩,一任花開花落。有一天,這幾個野趣十足的身影,被朱元璋瞇眼遠望的目光注意到了,于是,就把他們接到應天“禮賢館”,共商國事。他們浩闊的生命由此融入到一個動蕩交替的時代。

進入近代以來,章族的章太炎狂名滿天下,章學誠昌明大清史,章士釗赤子愛國心,章乃器烈烈一君子,章伯鈞創建新黨派,還有章高元、章梫、章鴻釗、章宗祥、章文晉、章亞若、章仁香、章子怡等等,都不是等閑之輩。

百代章氏,在家族繁衍的歷程中,散居四海,心系祖地。他們心中的靈光,閃耀在家族史冊而從未間斷。經歷了人生的風霜雨雪之后,章家人正回到浦城老家,拜倒在白羊墳前,磕頭在仔鈞像下。每一個血肉之軀都傳遞著祖先的基因,每一首生命之歌都維系著家鄉的根脈。

仰頭看一眼西巖山,折一枝桂花,心頭蕩漾著故土的芳香。


色欲人妻AAAAAAAA无码 国产高清无码视频高中三级在线观看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怡红院妓院 欧美VA国产VA在线观看视频
<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