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

2013-04-28 09:56 來源:福建炎黃縱橫 作者:

南浦多賢達


人間八月,仲秋初過。丹桂欲謝未謝,南浦溪水川流不息,天高云淡碧空澄澈,黃金似的熟稻如浪般恣意奔涌,遠山如眉黛般盈盈地蠱惑人心,浦城的美景簡直可以出售。武夷山脈、仙霞山脈屏障其北,閩江、信江、甌江源流其間,此地四時旖旎,物華天寶。權衡天下之宰相有8、入尚書省之尚書有20、精通武略之武博士有1、文采橫溢之文狀元有4、折桂之進士有172……可謂地靈人杰群英薈萃。

何去非:武學也風流

唐長安二年(702年)的武則天時代,選拔武將的武舉正式創立。武舉為兵部主考,以考核戰斗技能和身體素質為主,但忽視兵法的研習,未設立正式的武學。

宋慶歷三年(1043年)武學正式成立于武成王廟,掌管武學的是太常卿阮逸,但由于大臣反對且生源缺乏,于是,罷武學。熙寧五年(1072年),王安石的建議與樞密院的上書打動了神宗,于是重建武學,并隸屬樞密院。這位年輕的想有一番作為的帝王在元豐年間終于建立起比較完備的武學體系:武學仿太學而建,隸屬國子監;下詔核定《孫子》《李靖兵法》等7部兵書為《武經七書》并作為武學教材;武學教授改為“武學博士”,掌以兵書、弓馬、武藝教誨學生。至此,堪與儒家經典并駕的武學必修教科書正式出爐,國家軍事教育制度正式建立。

《武經七書》的核定者——何去非;第一位武學博士——何去非:何去非真可謂軍事教育的先驅。

有個傳說:運河的汴渠段第五個集鎮“第五鋪”有一位高人叫圣和尚,熙寧年間,何去非和章惇一行三人在第五鋪吃飯時,圣和尚路過,三人請圣和尚入座,圣和尚見了何去非說:福人福人,宰相是你手里出。又看了章惇說:承天一柱,判斷山河。后來章惇拜相,而圣和尚對何去非的斷語卻沒驗證。

何去非,字正通,六次科舉不第。他以“特奏”免解試直接在朝廷中答策,“廷對論用兵之要”,神宗很驚訝,問他如何知道兵法,何去非侃侃而言:“臣聞文武一道,古之儒者未嘗不知兵?!鄙褡谛南赂吲d授予他右班殿直、武學教授之職,后又升遷武學博士。

何去非的仕途并不比科舉順利。他為人耿介,從一方龍尾溪石制成的涵星硯可以看出他性格的端倪。那是極品歙硯,此硯有個奇怪的優點,用后即使灰塵垢積,整月不洗也能夠磨墨如新。因為何去非率性不拘束,洗硯臺很煩躁,所以這塊硯臺陪他一生。

公卿不喜歡不推薦耿介孤高的何去非,只有同樣是性情中人的蘇東坡才賞識他。元祐四年(1089年)正月,東坡上書,認為何去非見識高遠,又是儒者,希望朝廷能讓何去非從武職轉為文資。第二年的十月,東坡再次上《進〈何去非備論〉狀》,認為朝廷雖然給何去非換了文資,但實職只是徐州州學教授的職務,更像是貶官,他將何去非寫的《備論》獻上,請求朝廷給一館職。一年多的時間里,東坡兩次薦舉何去非,而且,都“揚言”:若不如所舉,甘伏朝典。應該說,他對何去非有知遇之恩。東坡在杭州的時候,何去非因出任徐州學官而在杭州等待補次,東坡派小舟來邀請他并留下款待數日,他們泛舟西湖,東坡對何去非和另一朋友劉景文說“某平生無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則筆力曲折無不盡意。自謂世間樂事,無逾此者”,確實對朋友才會談此“樂事”。

《備論》是第一部軍事人物評論集,“其論歷代所以廢興成敗,皆出人意表,有補于世”。除此,他還留有《文集》《司馬法講義》《三略講義》等軍事學文獻。加上他校訂的《武經七書》,我想何去非已經達到那個時代武學的最高峰了吧!

也許,一來以特奏而得官,被人看不起,二來性格耿介,賞識者寡,所以,即使武學風流,也未盡其才??!

章衡:蟾宮一枝桂

嘉祐二年(1057年),章衡蟾宮折桂中狀元。

此前,林希在開封府和禮部試均已奪得第一名,大家都以為他是狀元的人選,仁宗帝也有此意,但廷試時林希的文章破題是“天監不遠,民心可知”,“天監”既有上天的監視也有皇帝的監察之意,當與“民心可知”連著破題就給人感覺有天道與人道都不可違的警戒之意,破題犯忌,仁宗不悅,交回考官依常規定奪。而章衡的卷子破題為“運啟元圣,天臨兆民”,仁宗看了很高興地說:“這是祖宗的事,朕哪敢當?”章衡于是被擢為狀元。章衡是浦城章家的小字輩,他是仁宗朝宰相章得象之孫,是哲宗和徽宗朝宰相章惇的侄子,章衡考中進士那年,章惇也考取了,但據說章惇恥于名次在侄子之下,便“不就而去”。

章衡這一榜確實是真正的“龍虎榜”。那一榜的第二名是竇卞,第三名是羅愷,之后,有蘇軾、蘇轍、曾鞏、曾布、呂惠卿、程顥、張載、蔣之奇、朱光庭……在這么夸張的榜上,第一名,真是不易啊。

元祐年間,東坡在蘇州,而章衡輾轉于秀州等地,兩人相距很近,章衡建議他修西湖筑堤壩,東坡真的動起手來,等修筑遇到難題的時候就寫信向章衡求助,他說:我西湖筑堤的事已有條理了,你當時勸我開湖,現在,你要不惜一切代價幫助我啊,那追贓處罰的船,你全部征調來,多多益善,你還得派人給我駕船送來,我這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人。

這么“露骨”的話可不是一般的朋友會說的!著名的蘇堤,章衡既有規劃提議之謀,也有出兵出力之功。

宋史還載有這樣的細節:出使遼國,在兩國宴飲的射禮上,章衡連發中的,遼國人認為章衡文武兼備,很是優待;章衡編纂歷代帝系,取名《編年通載》,神宗看了后說“可冠冕諸史”。于是,他對章衡說:你是仁宗朝的魁甲,寶文閣是集帝室書文的地方,一直沒有適合的人,如今你去任職吧。

然而,當章衡知德軍的時候,因案牽連被免官,等到元祐年間,他才輾轉于各州任知州,其一生歷事三朝,享年75歲。

從目前僅存的東坡單方面的信中,章衡與東坡的交往一直都在,或者章衡給東坡送鵝肉,或者東坡給章衡送團茶……有一次,蘇東坡問章衡:近來,你攝氣運息的水平怎么樣,用了新的方法有沒有效???

也許,這位文武雙全的狀元自從蟾宮折桂后,就太“木秀于林”了,最終,通過修道練氣,以慰藉自己最后的人生。

狀元,修道;行文至此,一聲嘆息。

吳充:冠蓋滿京華

吳充,浦城盤亭鄉人,他的一家,滿朝權貴!

吳充的父親吳待問,咸平三年(1000年)進士,累官至光祿卿,以禮部侍郎致仕退休。吳充的哥哥吳育,天圣五年(1027年)進士,與歐陽修是姻親,《夢溪筆談》載:歐陽修得幅古畫,畫上一叢牡丹,花下蹲著一只貓。歐陽修不知畫的優劣,吳育看了后說:“這是正午的牡丹。因為畫中的牡丹萎靡無力顏色干燥,貓的瞳孔縮成一條線。如果帶露的花則花瓣聚攏且顏色滋潤,貓的瞳孔早晚都是圓的,漸近午時就變狹長,到了正午就像一條線了?!睉c歷五年(1045年),吳育任樞密副使、參知政事,即副宰相,他死后,墓志銘是歐陽修撰寫的。吳充的另兩位哥哥吳京、吳方也同是天圣五年進士。吳充是景祐五年(1038年)的進士,那年他17歲,少年得意,后來,官至宰相。

吳充一家,被稱為“父子五進士,兄弟兩宰執”?,F在,將目光單單聚焦吳充,梳理一下他與帝王與姻親與僚友的關系。

吳充在國子監任直講和吳王宮教授時,他年紀最少,卻特別嚴格,寫了《六箴》。仁宗讓人繕寫賜給皇族,當時,英宗在藩邸,他抄下《六箴》并當成座右銘。吳充擔任樞密使時,各位王公進呈結束后,神宗常留下吳充“獨與之語”。真是深得多位帝王的賞識!

吳充的夫人是右諫議大夫李宥的女兒,李宥的祖父是北宋著名畫家李成。米芾《畫史》中記載一件事:慈圣光獻太后喜歡李成的畫,她悉數購買并貼成屏風,皇上來了后就賞玩不已,一次吳充的夫人入朝,太后讓她辨別真偽……《畫史》還特別加了一句:夫人是李成的孫女(曾孫女)。夫人文才很好,曾雪夜作“夜深人在水晶宮”的詩句而被人傳頌。

王安石與吳充的淵源頗深,“同官同齒復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既同僚為官,年齡相同,又同榜考中,且結成了兒女親家,真可謂緣分最多。王安石寫給吳充的詩很多,有《酬沖卿見別》《酬沖卿月晦夜有感》等等,感情不可謂不深。但既然是姻親,王安石為相時,根據宋仁宗時出臺的《服紀親疏在官回避條制》規定,吳充的次子吳安持娶王安石的長女為妻,當在回避之列。神宗即位不久,王安石被提拔為參知政事,吳充便“引嫌解諫職”。熙寧三年(1070年)神宗“欲用吳充參知政事”,王安石力言“吳充與臣有親嫌”,神宗“以為無害”,但王安石堅持,其后神宗屢“欲相之”,卻始終礙于回避制度,未能如愿。直到熙寧九年(1076年),“安石去,遂代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吳充的拜相整整遲到了6年。

歐陽修是吳充哥哥吳育的兒女親家,歐陽修年長于吳充,吳充在仕途中也曾得到歐陽修的賞識與推薦。比如,歐陽修就曾在家的西齋舉辦過一次吳充上任陜州刺史前的離別宴會,并寫下對吳充寄予深情囑托與殷切希望的《西齋小飲贈別陜州沖卿學士》。歐陽修死后,吳充寫了《歐陽公行狀》并請求謚號,次年朝廷謚歐陽修“文忠”,這篇“行狀”5000多字,不是一般的感情是不會如此洋洋灑灑噴涌而出的吧?

吳充與司馬光、梅堯臣、韓維、江鄰幾等人往來唱和頗多,司馬光寫有《秋意呈鄰幾、吳充》等不下10首的詩,梅堯臣與韓維也多有詩作。除了為官、作文,吳充的書法也很好。記得岳珂有首《吳正憲歲端帖贊》的詩,便是盛贊吳充的書法。

吳充一家,可謂冠蓋滿京華。而他自己,帝王賞識、身居宰輔、姻親顯貴、酬唱同僚、書文俱佳,這個浦城人,在冠蓋滿京華的皇城,也是一枝獨秀。

南浦,歷史源遠,人文薈萃,或文采風流的江淹,或引人爭議的章惇,或嚴仁公勤的真德秀……難以一一走筆敘及,但其間人物的風流蘊藉與才識學問,僅通過一位博士、一位宰相、一位狀元也足以窺見一斑了。

色欲人妻AAAAAAAA无码 国产高清无码视频高中三级在线观看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怡红院妓院 欧美VA国产VA在线观看视频
<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label>
<label id="20mys"><s id="20mys"></s></label>
<label id="20mys"><button id="20mys"></button></label><small id="20mys"><small id="20mys"></small></small><wbr id="20mys"><label id="20mys"></label></wbr><xmp id="20mys">
<wbr id="20mys"><xmp id="20mys">